农历戊戌年(狗)五月初八 今日更新:
今日暂无更新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留言簿
发送电子邮件
2018年6月21日
星期四
    本站相关投票
    网站信息统计
 网站公告:22
 网站新闻:457
 友情链接:41
 已审核留言:149
 待审核留言:0
 
   首页 > 文学园地 返回上页
 
 
 

火塘记忆

[新闻分类:文学园地] [上传时间:2013-04-15 17:37:13] [作者:虹玲] [上传者:yshmong] [浏览次数:2988]
 

   

       老家的火塘曾经温暖了我的整个童年。

   在我的记忆中,苗家人小小的火塘就是传播希望的火种,每当夜幕降临,一家老小在劳累一天之后,都会齐坐在火塘边享受着难能可贵的人间天伦。这个时候,老人开始讲述苗家那些古老而神秘的传说,而喜欢嘻戏打闹的孩子也安静下来,静静的听着爷爷奶奶的讲述。媳妇们则就着微弱的煤油灯绣花,要不就是捋麻皮,或是绩麻,只要没睡下,她们的巧手从不停息,因为除了干活养活老老小小,她们还得负责一家老小的穿衣问题,从栽麻到织成布缝成衣,需要非常繁杂的十多道工序,只有手不停息,才能在过年时为每个家人置得一套新衣衫。干了一天重体力活的男人们一般都是抽着水烟筒,呼噜噜的烟筒水声伴着老人那因苍老而略为沙哑的声音,成了火塘边每天上演的协奏曲。火塘的火焰时明时暗,在火灰下面,有时候埋着甜美的红薯,有时则是晒干的包谷粒,红红的火炭印红了大家的脸,就连木柴烧出的烟子都带着香味儿。

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一颗烧胀的包谷米粒儿炸开了白白的花瓣,像一只受惊的免子从火灰里跳出来,不知落在谁的脚下,孩子们惊叫着去抢那香得馋人的包谷花儿,还未等找到黑暗中的白花,火灰里的包谷粒儿紧接着就劈劈啪啪的炸开了,孩子们欢快的吵闹声暂时打断了老人的讲述。老人在这个时候就会接过儿子递过来的水烟筒,悠闲的抽上几口,笑容可掬的看着争抢食物的孙儿们。他的手里往往抬着一支正燃烧着的树枝点烟,每每这时,火光就会照亮老人那饱经沧桑的脸庞,在那深深的沟纹里布满了对小辈的慈爱。等到包谷粒儿都捡完了,孩子们又扒开火灰,再从包谷棒子上抹下一把包谷子丢进去,用滚烫的火灰捂好,这才想起刚才没有听完的故事,缠着老人给他们讲。老人呵呵笑着,把烟筒递给儿子,接着给孩子们讲故事。

   母亲是老师,学校周边全是苗寨,小时的我几乎不会讲汉语。我们一家住在学校的宿舍里,家里没有火塘。打我记事开始,就不喜欢和母亲呆在学校,每天放学就是我和母亲斗智斗勇的时间,母亲每天算着我会从哪一条路跑到外婆家去,而我在想着哪一条路才能逃过母亲的堵截,顺利的跑到外婆家。晚上最先坐在火塘边听故事的人往往是我,有时候我听得入迷了,那馋人的食物香味也沟引不了我的食欲,反而很着急什么时候那一把包谷粒儿才能炸完。

   外婆多产,在母亲十岁以后,接二连三的生下了一串孩子,最小的只比我大一岁,因此在外婆家里,我有的是伙伴。外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逝了,他没能像别人一样接过儿子递过来的水烟筒,然后慢慢悠悠的给我们讲故事。但是他娶了两个女人,一个是外婆,另一个婆婆在给他生下一个女孩子之后成为了瞎子,外公死后,瞎子婆婆负责在家带孩子,外婆负责出门去干活,两人女人硬是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。也许是因为瞎了,瞎子婆婆的记忆非常好,也很会讲故事,我们小时候听到的故事,都是她给讲的。

   那些儿时的记忆里,在外婆家除了两个辛勤劳作的女人,就是一群半大调皮的孩子吵吵闹闹。我们在火塘边听着古经,在那些富含寓意的故事里学会了做人的道理,每天晚上围着的火塘的时光,成了我们的人生中最深的烙印。我极少记得自己是怎么爬上床的,因为我总是在火塘边听着听着故事就睡着了。因此火塘带给我的温暖不仅仅限于肢体。两个婆婆没空讲故事的时候,我最怕爬到漏风的楼板上睡觉,这不是因为苗家的楼板被烟子薰着黑黑的,还挂满了烟尘,而是楼上都是风声,失去了火塘的温暖。这样的夜晚往往是夜黑风高的,而我缩在薄薄的毡子下面,听着屋外风吹树叶的呼呼声,脑海里全是张牙舞爪的鬼怪和会吃小孩子的老变婆。

   渐渐的长大了,两个即将成年的舅舅经常很晚才回家,两个小姨在苦难中出落得如花儿一样,在火塘边争抢食物的人渐渐少了,只有我和三舅和小舅。夜晚来临,我们依然坐在火塘边取暖,两个小姨绣花,两个外婆讲故事。而外婆家门外总是蹲守着年轻的男子,他们从外婆家裂开的墙缝里偷窥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姨,又是唱情歌,又是吹笛子。甚至有人在屋外跳起了芦笙,伊伊呀呀之声,不绝于耳。两个小姨的心思不在手上的活计,一不小心,针尖就刺破了手指,小姨只好尴尬的吮着自己被刺痛的手指,傻傻的笑了。

    有时候,小姨们也会找个机会走出去,看看门外的小伙子们,可是外婆看得很紧,总是拿一根棍子对我说:小满,去打打狗。可怜未成年的我哪里懂得是什么意思,只忙着吹着手里的包谷花儿,说狗早睡了。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那些小伙子们是怎么让外婆家那条大黄狗闭上嘴巴的。外婆最终没有守住她的两个女儿,她们相继在两个不同的夜里被痴迷她们的小伙子带走,并永远的成为了别人家的女人。

    两个小姨出嫁时都只有十多岁,生得修长妙曼,穿着苗家的新嫁衣,唱着哭嫁歌,哭得梨花带语:我的妈妈啊,从今儿到别人家,不再有娘来疼爱……,而外婆,只会掀起衣角擦泪水,缝人就说:好不容易淘大,刚刚长成,本想留在身边帮上两年,却留不住,留不住啊……,外人边叹息边安慰:女大不中留,不中留啊!外婆在叹息中也相继迎回了她的两个儿媳,却没有一个比得过她们生养的女儿,原来都是女儿先起床做饭,现在最先起床的还是外婆。

    火塘边的笑声渐渐少的,取代的是儿子和媳妇们的争吵声。外婆家的乐趣渐渐少了,我也慢慢的少去外婆家,随着外出读书,成家,外婆家便彻底变成了记忆。可是,那燃烧着火焰的火塘还时常在我的脑海里出现,并随着年龄的增长让我越是魂牵梦萦。如今两个外婆都已八十有余,儿孙们都离家在外讨生活,只有她们还替他们守着那空空如也的老屋,可是只要火塘不灭,儿孙们走得再远,都要在过年时回家,而外婆只要见到我们,都会把脸上的皱纹笑成菊花,用她们那满是老茧的枯手一遍又一遍的从头抚到腰: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

    外婆养的过年猪被杀翻了,外婆养的鸡也成了盘中餐,儿孙们带回的糕点在外婆没牙的嘴里甜着。

    夜晚,儿时的火塘再次燃起火焰,我们都围坐在火塘边,总结着一年里的酸甜苦辣,悲欢离合,火光印红了我们不同的脸庞,屋外寒风呼啸,屋内欢声笑语,我的心在火塘边一片明镜。

 
  首页】 【打印关闭】【置顶】     
 
 
  更多文学园地
本类新闻共有52条 更多请点击文学园地  
·苗文声、韵、调(外) ·想念儿时的端午节
·踢脚架 ·苗族风(诗一首)
·敢引(诗一首) ·用爱心编织我的梦想
·爱是无边界的 ·谢谢您
·论吃酒战 ·话说鸡枞
·有女儿的一起学习 ·火塘记忆
·苗乡酒文化 ·新狂人日记
·母亲的离去 ·彩 虹(外一首)
·国学大师翟鸿燊讲座 ·大山深处的乡村美食(四题)
·浅析培养人才是振兴苗族经济的首要条件 ·北方纪行(三题)
 
| 文山政务网 | 砚山政务网 | 中国民族网 | 中国苗族网 | 云南民族网 | 中国民族文化网 | 云南民族文化网 | 文山苗族网 | 多彩蒙 | 三苗网 | 苗族在线 | 苗族情网 | 苗族世界 | 红河苗族网 | 苗人网 | 苗冲风情 | 砚山县教育网 | 苗人设计网 | 黔东南114 | 城步苗家人网 | 苗家寨163 | 图文苗岭 | 文山友情吧 | 文山壮族网 | 文山热线 | 汉网 | 草苗之窗 | 56民族服饰网 | 苗族网 | 翁项苗寨 | 56民族文化网 | 中国民族导航 | 秧谷生态鸡 | 苗语翻译 | 中国苗族文化网 | 平远街信息港 | 文山哈哈信息网 | 文山赶街网 | 砚山信息网 | 风俗网 | 砚山科普网 |
   
共守‘七条底线’铸造健康网络环境
   协会事宜:   网站事宜:  
云南省·文山州·砚山县·盛庭花园主干道中段 联系电话:3132269
滇ICP备08101807号  邮编:663100  E-mail:xiong-file@126.com
Copyright © 2008-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砚山县苗协 版权所有   砚山苗协QQ群:31929165